2024年02月22日 星期四2021年度 互联网+关爱下一代展示平台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关爱热点
资讯推荐
网传失踪了的武汉病毒所女研究生黄燕玲照片被挖出
发布日期:2020-02-16




2020年2月15日,一则关于“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是#新型冠状病毒#肺炎零号病人”的消息在网络流传。网传的截图显示:武汉(新冠)病毒肺炎的零号病人是黄燕玲,系武汉病毒所科研人员,2012年考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。2月15日晚间,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、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。两人均表示,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,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。


据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于2011年11月4日的《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公示》显示,黄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荐的学术性硕士。


2月15日,科技部发文要求:加强对实验室,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。



于是,武汉病毒所再一次引起人们的关注,特别是一个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研究员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去哪了。






有名有姓,就是没有照片;有名有姓,就是看不到人。有人说她在工作岗位上病死了,但没有得到任何一家官方机构相关机构证实。如果死了,到底什么原因死的?如果活着,人又在哪?没有谁包括武汉病毒所都没有公开作出说明。


有时候,越是搞不清的,人们就越喜欢追问。


医学权威杂志《柳叶刀》曾刊载了这么一篇文章:武汉X型G状病毒第一例患者症状开始日期是在12月1号(尽管官方一直宣称是12月8号),一个细节是,他的家人都没有发烧或呼吸系统症状。同时,第一个病人和后来的病例之间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。


难道,这位病人就是传说中的零号病人么?如果按照12月1日发病推算,至少11月中旬,这个人就被感染了。那么,这个人是怎么感染的?现在状况如何?是死是活?接触了什么人?有传染给别人吗?这消息我们无从知道,相信医院里保存有这个人的基本资料。


美国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·卢西(Daniel Lucey)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提出两个看法:


(1)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1月就开始传播;
(2)从第一个感染病例的信息来看,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疫情的源头。


还有一个细节也值得 一提,在最初的4位发病的病人里,有3位都跟海鲜市场没有关系。而在早期的41例患者当中,确定有14例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。可见,病毒来源与海鲜市场只是一种可能渠道,应该还有其他渠道。


另外,在过世的李医生发的朋友圈也有个细节不可忽略:



也就说,在12月30日,李医生看过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,明显检测出SARS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。那么李医生到底在微信群里发了什么具体信息,使得当地马上辟谣,并且连夜被叫去做笔录?


李医生还透露:这位病人来自华南海鲜市场,是位水产老板。那么接下来关于这位水产老板的更多信息也几乎为零。


现在我们可以联想一下,12月1日诊断的第一例患者是不是黄燕玲?如果不是黄燕玲又是什么人?12月30日李医生看过病例的这位水产老板跟第一例患者有没有因果联系?又是怎么感染的?


网络上已经传出多种版本,由于没有证实这里就不写了。但有截图的是这个版本:武汉(新冠)病毒肺炎的零号病人是黄燕玲,系武汉病毒所科研人员,2012年考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。


2月15日晚间,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、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。两人均表示,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,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。



一个这么大的活人并不掌握?没掌握就去调查掌握一下嘛。请武汉病毒所认真负责地告诉我们:黄燕玲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?是在职还是辞职了?


另外,你们一个这么大的单位无一人感染是怎么做到的?能够分享一下防毒秘诀吗?希望分享,以造福百姓!



(请持续关注浏览本网更多信息,获取更多内幕消息!)

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关于我们 | 组织机构 | 人才招募 | 合作加盟 | 联系我们 | 公告之窗 | 名家题词 | 社会活动 | 领导关怀 | 表格填写
关爱下一代:振兴中华 关爱下一代
© www.abccntv.com©关爱下一代 版权所有
陕ICP备2021000033号-1

陕公网安备 61052502001031号